自立故事
  • Title :堅強獨立是我的自立過程─佳佳的故事
  • Date :2020/10/13

「別稱讚我夠力氣,扛得起!那只是認命而已」、「脆弱時候,多想有一雙手撐住我 不讓我墜落谷底」、「沒奢望天上掉下來給我什麼好運,只求能夠有個人對我溫柔又貼心,證明我原來也值得被人珍惜」這些語句是源至於歌手江蕙─值得被珍惜,聽著聽著,讓我想起外表看起來「陽剛的─佳佳」。入住自立宿舍的那一晚,因為看見新生輔員,陌生臉孔,讓內在潛藏的保護機制很自然的表現出來,衝突及誤解也在這時候開始。

佳佳是一位16歲少女,爸媽在她小時候離異,姊姊跟佳佳由爸爸照顧,媽媽也再婚另組家庭。佳佳10歲的時候,爸爸因為毒品案入獄,無人照顧的情況下,由社會局協助安置照顧。在安置過程中,佳佳曾多次主動聯繫媽媽,期待媽媽能到機構探望自己,但多次主動卻換來媽媽的冷漠回應,因此佳佳用生氣情緒替代難過地說:「媽媽就是將重心放在新家庭的弟弟妹妹!」,只有這樣想著,佳佳才能讓自己不再期待,也就不會失望。

看到爸爸入獄,媽媽又不接受她,長期在沒有安全感和壓抑狀態下,內在自我防衛機制(拒絕他人)已經到佳佳都不自覺了,一步步地影響著她的生活。當和宿舍生輔員發生衝突後,佳佳哭著向社工說:「我不像別人有家人可以當靠山,我只有自己,所以我必須要先發制人,這樣對方才不會認為我好欺負,我必須先保護自己,但…我其實很想跟大家好好相處,所以每次吵架後,都會主動跟大家解釋說明,我並非如他們所認為的那樣,但結果總是不歡而散。」經過情緒的抒發,社工的引導後,佳佳接著說:「我從不知道原來自己的自我保護意識那麼強烈,也不知道要怎麼辦…」

CCSA服務佳佳已經一年之久,社工曾經問佳佳是否願意進入諮商,好好認識自己,也聽聽自己內在的聲音,但因為將自己的心關太久了,所以總是屢屢拒絕。歷經一段時間的陪伴與引導,佳佳終於鼓起勇氣,表達願意嘗試處理過去成長經驗對自己的影響,更期待能與人發展和諧的關係,不再受自己的情緒牽引而無法有平靜的生活。佳佳說:「我不想要因為不信任他人而失去交到好朋友的機會,不想要因為自己的成長經驗,限制了自己的未來。」

其實要面對內在長久且深沉的創傷不容易,但佳佳說:「我也想要像別人一樣,受傷了有雙手可以保護自己。與其責怪,不如療癒自己的傷口,學習寬恕,再次嘗試面對人生功課,就像宮崎駿說:「內心強大才能道歉,但必須更強大才能原諒」「人生就像是一列開往墳墓的列車,路途上會有很多站,很難有人可以自始至終陪著走完,當陪你的人要下車時,即使不捨也該心存感激,然後揮手道別」。聽見佳佳的回應,相信佳佳內在的勇氣種子已開始要發芽。

對佳佳而言在自立過程中,不僅需要面對生活迎來的各項挑戰(就學、經濟),也需要逐步面對過往經驗無意中對現在生活的影響,這都需要勇氣不斷學習成長,CCSA將會持續協助佳佳能順利完成五專學業,補充日常生活所需品,降低經濟壓力,同時陪伴佳佳引導他能學習「愛與被愛」,在未來的自立過程中持續堅強,並且相信自己是值得被珍惜,被保護著。(CCSA南區工作站/王亭婷 社工專員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