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立故事
我不是一個柔弱的人—柳柳的蛻變
「社工,你覺得我是一個柔弱的人嗎?我身邊的人都說我很柔弱,我很困惑,我覺得我不是啊?」初見之時-我記得你總是表現出戰戰兢兢的樣子,很多事情都覺得不想要麻煩社工,但也自認為很多事情沒有處理好而感到愧疚。記得那時候每次見面都得在桌上準備一包衛生紙,聽著你一次次質疑自己做不好的事情,因沮喪和無奈所流下的眼淚,總讓人不經意地想起「一公升的眼淚」這本書,我想妳的生活中...

+繼續閱讀

我想翻轉人生—阿義的故事
 阿義是個外型黝黑微胖的男孩,在他臉上總是可以看到一抹靦腆的微笑,他個性害羞內向、不擅長與人互動,媽媽在他國小時與爸爸離異,家中人口眾多,經濟狀況不佳,爸爸為了養家積極工作,已無心力照顧他,他則由祖母看顧,大人們皆忙於生計,阿義不懂得表達需求,又缺乏教導,有了一些偏差行為,國中時則安置到機構,讓他短暫獲得適切的照顧及教導。國三安置期滿返家,阿義再次...

+繼續閱讀

不能讓孩子走上我的後路—小玉的故事
小玉是去年來到服務站找尋幫助的一位女生,還記得那年她還不到二十歲,臉上流露著堅強而辛苦的神情,彷彿已經歷了許許多多磨練與艱辛。「聽說你們可以給我一些協助。」這是她跟我說的第一句話,簡單而直接。在了解過後,認識到小玉其實已經是一個母親的角色,養育著一個只有1歲多的兒子。在自己年輕時早早便離開了家裡,獨自在外生活,雖然生活不容易,但還算過得去。直到近年成家後育有...

+繼續閱讀

重拾生命決定權—小琳的故事
還記得第一次與小琳碰面是在醫院;她一個人獨自到台中唸書、工作,初次到市區生活相當不適應,工作及經濟壓力過大經常感冒,為了節省生活開銷甚少就醫,導致此次需至大醫院就診。小琳是名半工半讀的學生,父母在她幼兒時離異,父親工作不穩定,獨自在外居住;母親再婚另組家庭,弟妹們分別由不同親戚照顧,小琳則由外祖母照顧,但外祖母已年邁,雖有心想照顧小琳,但經濟、健康狀況皆不佳...

+繼續閱讀

「全」新生活、「聯」合相助—小嫻的故事
小嫻過去的生活非常精彩,經歷多次逃家、逃學、逃機構,每一次被帶回來就是準備下一次逃跑的開始,社工好奇為什麼想跑?一直跑,不累嗎?小嫻敘述當時的自己就是討厭大人的約束,回家、回機構就像進牢籠一樣,所以不斷往外跑,也因此結交許多不良的同儕,那時覺得只有同儕是最好的。是什麼帶給妳轉變呢?我想是我經歷過瀕死邊緣,所以才開始對過去的生活感到害怕,對那段急救的過程,腦袋...

+繼續閱讀

第一頁 上一頁 1 | 2 | 3 | 4 | 5 | 6 | ... | 39 下一頁 最後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