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立故事
全聯送暖、愛在全聯—娃娃的故事
長相清秀、水汪汪的大眼睛是娃娃給人的第一印象,稚嫩的臉龐很難想像18歲的她,有長達2年半的歲月於安置機構。娃娃小學5年級父母離異各自另組家庭,娃娃則被安排由外公外婆照顧。雖有外公外婆的關照,心中仍然渴望有父母的陪伴與關愛,然而父母各自有家庭,即使有機會與父母的繼親相處,往往是在衝突、緊張關係之下不歡而散。叛逆期加上尋求情感依附,娃娃受同儕影響有了偏差行為,保...

+繼續閱讀

重新開始,展望新人生—阿仁的故事
「我想選擇不一樣的生活」-第一次見到阿仁是在機構,和想像中的少年氣質不太一樣,阿仁講話斯文、態度有禮,分享著過往經歷及未來就業規劃,期待展開新生活。阿仁的父母在他3歲時離婚,雖然由爸爸取得監護權,但阿仁很少和爸爸說話,看到的是爸爸工作不穩定、不停換女友,父子間很少講話,關係淡薄,反而實際照顧的祖父母與阿仁感情甚佳,看著祖父母做資源回收為業,國小之前的阿仁認真...

+繼續閱讀

 跌撞自立,擁抱未來—小威的故事
小威自幼父親過世,母親因未取得我國國籍,逾期居留遭遣返國,自此未再聯繫及入境,小威因此入住育幼院。小威聰明好動,不習慣院內生活,常是院裡師長的頭痛人物,期間輾轉入住過三間育幼機構。當小威進入青春期後,愈發無法適應機構管理,16歲的小威渴望去外頭的世界闖蕩,於是向師長提出自行在外租屋的要求,小威遂於106年4月進入本會自立方案服務。或許是長年於團體集體生活,造...

+繼續閱讀

這次,我真的下定決心要工作了—阿宏的故事
隨著高中畢業後跟著結束安置,在經濟條件不允許下,阿宏進到了自立宿舍迄今已約莫9個月,長達半年時間阿宏都待在宿舍中,睡覺、看電視、玩手機…的循環中,雖陸續有找幾份工作,但工作期程最短2天,最長也不超過1週,回來總會抱怨著:「老闆很兇、同事不好、這個工作太難我做不來」,在這個不行那個不好的狀態中度過每一份得來不易的工作,從未反思自己「遲到、無故曠職...

+繼續閱讀

我不是一個柔弱的人—柳柳的蛻變
「社工,你覺得我是一個柔弱的人嗎?我身邊的人都說我很柔弱,我很困惑,我覺得我不是啊?」初見之時-我記得你總是表現出戰戰兢兢的樣子,很多事情都覺得不想要麻煩社工,但也自認為很多事情沒有處理好而感到愧疚。記得那時候每次見面都得在桌上準備一包衛生紙,聽著你一次次質疑自己做不好的事情,因沮喪和無奈所流下的眼淚,總讓人不經意地想起「一公升的眼淚」這本書,我想妳的生活中...

+繼續閱讀

第一頁 上一頁 1 | 2 | 3 | 4 | 5 | ... | 37 下一頁 最後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