服務成果
  • Title :體驗戲劇,探索生命 北區兒童之家-2015「我導‧我演‧我存在 表演工作坊」
  • Date :2015/08/28

2015年本會提案震旦集團基金會,贊助機構實施「情境與情緒教育」方案。衛福部北區兒童之家申請辦理為期五天「我導‧我演‧我存在 表演工作坊」,由知名表演藝術及教育工作者王琄與專業夥伴帶領。「表演藝術」是一項有助於青少年人格培養的工具,透過團體創作、即興表演、解決問題面向,讓青少年以自我需求為主,融入情境,安心釋放自己,放心接納別人,感受學習與成長。8月27日下午的成果展,包含美勞與戲劇創作,短短四天半,產出的質量豐富,令人刮目相看。

 
 演出成功大合照
 

感謝專業老師用心陪伴與激盪,展場有豐富的個人畫作、劇展面具,及自創的戲劇、舞蹈,讓兒家社工不禁驚嘆與感動:「我還要重新認識這些孩子,他們好棒!」原來,智力臨界障礙的孩子,努力敘說完整的台詞;說話偶有吃螺絲的少年,竟是出色的演員,還能導戲;一位優異的芭蕾舞者院生,卻只內斂默默的支持團隊,並且感言:「今天開心的笑,來自真誠內心,因為觀眾都是我的家人…。」,也有頗具天賦的少年,懷想未來成為「演員」,自許將更加努力!展演開始,北兒少年戴著親手製作的面具「上台走秀」,展現自我與創意,也能安心好奇地放眼觀眾。之後,脫下面具,自分三組獻上精采的「戲劇」演出,再是令人驚豔的「舞蹈」。牽手謝幕時,觀眾給予不斷如雷掌聲,許多人甚至紅了眼眶。一場戲,青少年們演活了自己所編撰的故事,闡述追夢、愛情、友情…各種人生面向,更用幽默、輕快、誇大等不同戲劇風格呈現,發表內涵驚喜無限。

 
參與演出的孩子們在如雷掌聲下謝幕
 

戲劇活動的治療性質,早在數百年前即開始為人所認識和檢視了,這最早可追溯到亞里斯多德所提及的-劇場對認同劇中人物者,具有情緒宣洩作用。然而,一直要到1970年代,戲劇治療才被認為是一種學科,一種心理治療形式。戲劇是一種人類的本能,它結合藝術與心理學、讓參加者在安全的情境中,自由地表達自己,有機會重新經驗「被聽懂」、「被感動」和「被接納」。

 
 
 孩子戴著自己親手製做的面具走秀
 
孩子編撰的戲劇表演
 
令觀眾眼睛為之ㄧ亮的舞蹈表演
 
熱情奔放的團體舞蹈

隱藏在肢體間的秘密,透過戲劇的張力在舞台上流動著,少年在自己所扮演的角色裡,學習面對內在心理與外在環境的衝突,也意識自我身體、情緒與環境之間的關係,進而對自己的存在,更有信心與掌控感。演戲,是在個人認為安全的時空距離,盡情展現個人的情緒、思想及行為。在展現的過程中,達到情緒的抒發與管理、認知的重新調整,協助個人在生活中的各種角色運用更具彈性,因此,可以協助個人律動舒緩、擴展想像領域,發展思想、情感、觸覺、及直覺等本能,從而增強自我認識(Self-Discovery)的能力,及個人成長(Self-Development)產生輔導與啟迪作用,有較協調的生活。

 
孩子與自己創作的面具及畫作合影
 
孩子們頗具巧思與特色的的面具和畫作
 

人生舞台像一齣戲,要成為怎樣的人,必先走過當中艱辛的歷程。但我們也相信生命除了上帝參與及照顧外,整齣戲的導演就是自己。演戲讓少年學會參與自己的人生,不再只是「觀眾」,而是學著引導自我,成為生命的「主角」。成果發表後,所有參與演出的少年與劇團燕子老師、佳琪老師圍坐在一起,彼此給予回饋,分享五日來的各別學習與收穫。孩子們真切表示:「表演的時間真是太短了!」、「希望未來可以有更多的觀眾。」、「我們想要成為一個劇團,登上國際舞台。」…且在分享中紅了眼眶,有人淚流滿面、有人掛著滿足的笑容,我們看到的不只是一場表演的成功落幕,還是一群孩子的成長與蛻變。

劇團老師帶領孩子做回饋與分享
 
孩子因夥伴對自己的讚美與肯定紅了眼眶
 

當戲劇落幕離開舞台後,人生的戲碼才正要上演,無論一齣戲的劇本為何,我們都將伴其左右,扶助穩定與正向自立。最後,我們要對學員們說:謝謝你們,此刻更深認識各人的獨特與生命潛質,今日作了我們的導師,也期許是影響未來世代的最佳女主角和男主角。(CCSA方案組社工專員/程 琪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