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立故事
  • Title :昨日種種 譬如昨日死~小佑的故事
  • Date :2014/10/01

就像一般孩子一樣,有著濃眉大眼,瘦高的身材,若不說,應該沒有人知道小佑的過去有多麼荒唐,但偏偏,命運就是如此捉弄人,「年少輕狂」已經無法代表他的故事。

「如果可以,我也不想過這樣的生活……。」小佑惆悵地訴說著。記得小時候經常看到父母為了錢三天一小吵,五天一大吵,小佑只能躲在角落眼睜睜看著他們爭執。在小佑的眼中,父親總是一個人獨自坐在客廳裡喝酒,鮮少跟小佑交談,散亂的茶几,陰暗的光線,使得小佑快要想不起父親的容貌。相對於父親,小佑對母親的印象總是臉上青一塊紫一塊,不論天氣多熱,母親總是穿著長袖才會出門,小佑以為這是母親的習慣,也沒再多問什麼。母親為了家庭生計拼命賺錢,早出晚歸,也很少能夠陪伴小佑一起吃飯、睡覺,每次小佑放學回家,只能面對冷冰冰的房間與桌上唯一殘存母親溫暖的兩百元,沒有兄弟姊妹的他,心裡更加寂寞,也漸漸地萌生了想要離家的念頭。

小佑的課業從國小就很不好,雖然老師曾向家長反應過,但也不見成效,老師只希望小佑不要缺席就好。直到國中,小佑乖張的行為變本加厲,不只經常翹課,還開始夜不歸營,連父母也不知道小佑的去向,最後見面的地點竟是警察局。小佑坦承自己聽朋友的話一時興起偷便利商店的3C產品,不幸被店員逮到才報警處理,但便利商店的店長看小佑年紀還小,不忍提告,便請小佑的父母賠償損失後合解。母親認為經過這次教訓後小佑應該學乖了,但偏偏事與願違,小佑沒多久又開始胡作非為,打架、詐欺甚至吸毒,這個過程中,小佑也數次進出觀護所,直到感化教育結束後,小佑也成年了…,小佑很清楚明白,這時候的他,是不會有朋友願意幫助的。

「我知道沒有人願意幫助現在的我,但我一定有辦法自己生活下去。」小佑堅強又賭氣的說著,如同他對自己的承諾。對於小佑強韌的生命力及意志力,社工以陪伴者的角色守護著小佑,在小佑需要協助給予提示,在身心疲累時給予肯定及鼓勵,雖然小佑曾經表示想要放棄,但他很清楚明白,現在放棄等於對自己放棄,也明白在這條辛苦的路上並不是自己孤軍奮戰,當想到這裡,又燃起小佑的鬥志。「可以靠自己的感覺真好!」這是最近小佑告訴我最愉悅的一句話,他說,「就算我的家庭比不上別人溫暖,比不上別人融洽,但是經過這些事情之後,我獲得的經驗比任何事情還要寶貴,我還是有能力重新出發的。」看著小佑向我分享他的近況,臉上散發出的笑容,微微的透露出他這段時間所經歷的苦痛,我的內心很是溫暖,這樣的經歷讓他成長不少,如果未來有一天再看到他,說不定是某間公司的老闆呢!(CCSA中區工作站/鄭家鈞社工專員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