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立故事
  • Title :選擇飄洋過海到另塊土地學習自立 ─記信哥的認份自立
  • Date :2018/09/27

操著濃厚的的捲舌音,時不時習慣性在說話時,使用自己手掌微遮嘴巴,靦腆地一字一句回答社工的問題,這是信哥第一次給別人的印象。

從小跟著父親在大陸生活,然父親不幸離世,加上母親在信哥很小時候,便與父親離異,至今完全不知去處,而同父異母的兄弟姊妹也沒有任何聯繫,所以信哥便獨自從大陸搭機返回臺灣,重新在臺灣這塊土地扎根成長。

高中時期,短暫居住緊急安置機構後,便由CCSA協助信哥在社區自立生活。除了輔導他找尋工作及居住處外,甚至最後看著信哥考進高中學府,完成一心想念書的心願;即使降級,仍不改想念書的意志。這段路程雖然短短只有半年,但對信哥來說是門龐大且辛勞的功課。光從兩岸文化差異,信哥就得面對,就業部分由於口音與他人不同,以及考量仍在適應臺灣文化下,先從內場開始,而與他人交談、開玩笑、邏輯思考、文字書寫等,信哥逐漸地融入周遭環境,而融入過程中,信哥曾說想返回大陸居住一陣子,因為朋友都在大陸,但又因著現實經濟等,無法回去大陸,加上臺灣如此炎熱天氣下,原每日該洗澡,可他卻是三天才洗澡,細究原來信哥生活地方是大陸北方,無須每日洗澡,而每日洗澡對信哥來說是個大考驗及折騰,在透過同儕、社工持續說明與協助下,直至近期,開啟了每日洗澡,偶會2天洗澡的進步,光此進步,就足夠讓協助的大夥感動。

曾經問過信哥,像他這樣經過北漂,再重回臺灣生活的少年,面對大陸、臺灣如此文化深度不同的土地,是如何適應?信哥看著遠方,淡淡地說:「手心手背都是自己的,不過是自己選擇的,所以會逐步地讓自己適應,即使不容易。」

短短的一席話,道盡內在的文化認同混亂。現在,信哥還有一個心願是穩定半工半讀,並存下一筆錢,因為他更認清自己選擇及需背負的責任。這完全凸顯著自立少年必須從認份開始,才有機會背起應負的責任。(CCSA桃園工作站/王璟琦社工組長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