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立故事
比勇敢 更勇敢的故事
「社工,等等我可以最後一張ppt不分享嘛?」,欣欣上臺前猶豫地問我,不確認自己適不適合分享自己生命故事。「我尊重妳想要分享的程度,可以刪減一部分,但我覺得妳的分享對於很多人來說,很有意義」我這樣說。107年自立成果分享會後,台下一片掌聲,對於欣欣對勇敢面對生命與生活的鼓勵、喝采。欣欣就讀於觀光系,今年暑假升上大四的她有個挑戰──實習。應徵實習機構前,她慎重地...

+繼續閱讀

好姐,有魔力的不是我,這是妳對人的信任
「社工,我媽媽出獄了,我最近考慮要搬回花蓮跟她住,但用電話跟她說的時候,講到一半便因網路不穩而中斷通話,事後媽媽也沒有任何回應,可能是擔心我回去會增添困擾吧」;彷彿和孩子內心的失望共鳴一般,左耳上黑色的十字耳環微微地顫抖。「沒關係,我繼續留在台北一個人生活好了」;隨後,孩子輕快吐出的一字一句,讓我的心沉沉地悶響──又是一段關係的失落。 「我叫好姐,...

+繼續閱讀

戒癮之路 與你同行
因著法院轉介,認識阿介,當時他19歲,將從少年輔育院離開,返回家庭,同時要開始面對漫漫自立路。看著眼前溫和、靦腆的阿介,實在很難想像他曾經吸食安非他命,情緒失控、損毀物品、打架等行為。CCSA介入,社工近一年地穩定關懷後,阿介逐漸開放,道出自己的過往,他是家中的獨生子,從小因為內向害羞,不太會和人交朋友,國中時期接觸到毒品,和一群都在用藥的同伴一起活動,讓自...

+繼續閱讀

慢飛的天使 舞出美麗人生
阿靜(19歲)的父母育有四名子女,阿靜國小時被通報遭到父母長期疏忽照顧,改由市長監護,安置於育幼院,後因鑑定為中度智能障礙,又轉至身障長期安置機構,直到安置期限年滿離院,轉介CCSA自立宿舍。剛來宿舍時,阿靜詢問社工「父母是否可以到宿舍探視?是否可以每週回家?因為父母忙於工作,有一位小妹需要協助照顧,我可以每週回家嗎?」阿靜雖然已離家多年,在安置期間仍然明確...

+繼續閱讀

給予陪伴 就有改變機會
泓泓父母因家暴離婚,姊弟送往寄養之家,其後母親將姐弟帶回。泓泓母親欠缺教養之能,常對其施以體罰,造成泓泓在家中感受不到溫暖,因此國中階段經常逃家,因傷害罪由調查官協調社會局及家扶中心介入服務。然國二被安置期間,又因私吞機構慰問金並拿走樂器,遭機構拒絕安置,離院後被詐騙集團吸收成為車手,被抓由法院裁定接受感化教育。感化教育期間家人未曾前往探視也難以聯繫,家庭功...

+繼續閱讀

第一頁 上一頁 1 | 2 | 3 | 4 | 5 | ... | 30 下一頁 最後頁